<sub id="fxllt"></sub>

      <noframes id="fxllt"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fxllt">

        <form id="fxllt"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fxllt"></address>

          歌劇泰斗陳紫:參與《白毛女》作曲,反哺惠州助演《鳴鳳》

            原標題:

            參與《白毛女》作曲,反哺家鄉助排《鳴鳳》

            陳紫:中國新歌劇奠基者開拓者之一

            今年,惠城區發布了5條“城市漫步”精品旅游線路。在第二條“城市風光”線路中,南接賓興館、西連惠州西湖的金帶街入選。

            這條有著600多年歷史的省級歷史文化街區,經過“微改造”后煥然一新,隱匿其間的陳紫故居及陳氏祖居引發關注,中國歌劇泰斗、“惠州音樂三杰”之一的陳紫也為更多人所知。


          金帶街。

            陳紫祖屋已被改建成現代樓房

            在惠州西湖邊上,有一扇圓形拱門仿佛可以讓時間靜止。拱門外車水馬龍熙熙攘攘,拱門內古韻盎然寧靜如昔,這里便是惠州九街十八巷之一的金帶街。

            “我從小住在金帶街,見證了這里一路‘換裝’升級的全過程!痹谑忻駨垨|晨的眼里,漫步金帶街,古樸的石板路、斑駁的古墻、雅致的明清建筑,一股厚重的歷史氣息撲面而來。

            喜歡暢游惠州西湖的人們,大多還會沿著喧囂的環城西路拐進清幽的金帶街,讓自己靜下來,感受這座城市不一樣的風情。

            徜徉金帶街,隨處可見的路標和地圖,讓人們參觀名人宅邸等特色建筑有跡可循。從西湖西入口向東一直走,名人故居散布左右,陳紫故居位于東出口處的水門路一巷。

            “七叔陳紫幼年時期曾居住過的祖屋,是建于清代的三進四合院,占地1000多平方米,前門小,后門大。因祖上是文官,門上曾掛有‘翰林第’牌匾!标愖系奶弥蛾惡杲ㄕf,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祖屋被當時的橋西公社(后改為區委)借用為辦公用地。1985年,部分祖屋被政府改建起一棟占地160平方米的五層新樓,即現在的水門路一巷3號,交由陳紫等五房陳氏子孫使用,排行第七的陳紫分到了五樓。


          陳氏祖屋被改建成現代樓房。

            在水門路一巷,不同風格的建筑挨挨擠擠,各種電線縱橫穿梭,再加上高大樹木的遮擋,難以窺見陳紫新樓的全貌!靶聵墙ǔ珊,七叔回來過好多次,后來還把五樓轉賣了!标惡杲ㄕf,如今,他也已搬離這里,陳氏親屬只剩堂妹陳美媛一家還住在二樓。

            讓陳宏建深感惋惜的是,在新樓的右邊,陳氏旁親陳寶華的祖屋還保持著舊時格局,因其祖上是武官,原門掛有“將軍府”。兩支陳氏后裔“一文一武”曾經相得益彰,自家的“翰林第”祖屋卻已淹沒在歷史的塵埃中。

            原掛“將軍府”的陳氏祖居(水門路一巷5號)建于清代,為三進四合院完整布局,通面闊16.5米,通進深22米,占地面積約363平方米。

            此屋為陳寶華(字虞階)所建,房屋結構為開東南側大門,大門西側前為書房,進為大院,院右為旋廳,再進為三進主體,呈新舊交替的風格。右三進在抗日時被炸毀,后改建為現代樓房。左三進則保存較好,顯得古樸別致,保存了不少的灰塑和壁畫。

            陳寶華曾于同治年間任高官,從其官服補子“麒麟”可看出此公曾任一品武官,與時任兩廣總督瑞麟關系密切。瑞麟曾為其題書木刻對聯一副:“青官蒼士左右樹,神君仙人高下花”,該木刻對聯現在還懸掛于房屋中廳。


          陳氏祖居。

            參與創作中國第一部新歌劇

            昔人不在,名載史冊,經典永恒。

            惠州歷史文化叢書之《惠州名人列傳》記載,陳紫(1919-1999),惠州府城(今惠州城區橋西)水門路橫巷人,1937年考入北平師范大學音樂系,先后進入延安抗日軍政大學、魯迅藝術學院音樂系學習,1982年后任中國歌舞劇院副院長、顧問。

            上世紀30年代是中國現代文藝第一次成熟期,詩歌、小說、戲劇、繪畫、音樂等在這一時期完成初次嬌艷綻放,涌現出一批優秀的文藝家,陳紫榜上有名。

            陳紫以創作音樂-戲劇體裁為主,為中國歌劇民族化的探索與發展做出重要貢獻,主要作品有《白毛女》《劉胡蘭》《竇娥冤》《韋拔群》等十余部大型歌劇音樂。

            陳紫最為顯著的成就,當數在1944年至1945年間,參與了歌劇《白毛女》的音樂創作,是曲作者之一!栋酌穼崿F詩、歌、舞三者融合,是中國第一部新歌劇,1945年4月在延安首次演出獲得成功,在音樂界具有里程碑式的地位和影響力,藝術魅力歷久彌新。

            1956年,在我國第一個春晚舞臺上,著名女歌唱家郭蘭英獻唱了歌劇《劉胡蘭》的選段《一道道水來一道道山》。該選段歌曲由陳紫作曲,流傳甚廣,成為中國歌劇的經典唱段。

            1960年,以陳紫、侶朋為首的藝術家創演了歌劇《竇娥冤》,陳紫的作曲被稱之為“放一異采”,加之郭蘭英、王嘉祥等人的出色表演,將中國歌劇藝術推上了又一個高度,獲1979年全國匯演創作一等獎。

            中國歌劇舞劇院在《陳紫同志生平及歌劇藝術》中評價陳紫為“中國新歌劇的奠基者和開拓者之一,在中國歌劇史上留下了多彩的一頁”。


          陳紫。

            2019年,為紀念陳紫百年誕辰,《中國歌劇史》撰寫者之一胡士平曾為陳紫寫下挽聯:“寫今古事歌民族魂管弦長存豈止舞臺上;著歌劇說善諧謔語經綸滿腹盡在談趣中!

            與陳紫以叔侄相稱的羅章才,是土生土長的惠州人,1983曾在北京從事藝術工作。因這份惠州“地緣”,陳紫對羅章才多有關照,并多次帶他回自己家中住,忘年之交甚篤。

            “陳伯不僅是我的父老鄉親,更是我的良師益友。20世紀最后那年的初夏,他生病期間,我曾去醫院探望,當時還遇到了第一代‘白毛女’的扮演者、著名女高音歌唱家王昆!绷_章才說,兩位歌劇前輩一起聊著唱著笑著,突然停下來,也許累了,王昆很細心地幫病中的陳紫整理衣服、梳頭發,他還抓拍到這個鏡頭。

            陳氏祖居有望打造成陳紫故居

            雖然年僅7歲就隨全家遷往安徽安慶,后又轉至延安、上海、北京,但陳紫從未忘記惠州,盡全力推動家鄉文化事業的發展。

           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惠州文藝演出事業發展走在全省前列,排練了多部歌劇和話劇,其中不乏陳紫的助力。熱情、務實、樂于助人的他,為惠州引薦了不少優秀導演和演員。

            今年75歲的黃松森是惠州市老年大學常務副校長,退休前任惠州市文化局局長,與陳紫有十多年的工作互動。

            “1995年,惠州排演了改編自巴金小說《家》的歌劇《鳴鳳》,時任中國歌劇舞劇院副院長的陳紫欣然應允擔任藝術指導,全程參與歌劇排演,在惠州住了兩三個月!秉S松森說,《鳴鳳》由“二代白毛女”扮演者、著名歌劇表演藝術家李元華執導,在當時獲得極大成功,在惠州演出14場,在廣州演出2場,場場爆滿。

            原惠州市文化局下屬企業惠州市夏里巴音像有限公司,主要出版經營錄音錄像制品、原聲帶、唱片等,曾盛極一時。當夏里巴在實際運作中遇到困難時,時任惠州市文化局副局長的黃松森特地前往北京向陳紫和葉林(原文化部藝術局副局級專員)請教求助。在陳紫和葉林的積極奔走之下,夏里巴得以繼續經營。


          惠州人羅章才與陳紫(右)的合影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      上世紀末,陳紫正與病魔抗爭,惠州文化部門計劃為其打造一場陳紫作品專場音樂會,無奈因為演出資金等原因,直至陳紫病逝也未能落地,成為陳紫心中和惠州的一大憾事。

            當各地爭相將名人故居打造成城市的“精神地標”時,不少人開始謀劃推動陳紫故居的開發和利用。

            2019年,在惠城區人大政協建議網絡評價平臺,時任惠城區橋西街道黨工委副書記、辦事處主任的惠城區人大代表李坤民,領銜提交了一份《關于橋西街道辦“千年府治”歷史的保護和歷史文化街區活化發展的建議》。

            在這份近5000字的建議中,李坤民提議,陳氏祖居的建設者陳寶華與陳紫有一定的親緣關系,房屋業主愿意將其交由政府修復和無償使用,惠城區文化廣電旅游體育局可修復打造為陳紫故居,作為金帶街傳統民居進行展示,重新煥發古建筑的光輝,延續城市歷史文脈。

            當前,惠州正在謀劃舉辦紀念“惠州音樂三杰”系列活動,融入“惠州音樂三杰”元素提升改造市文化館。假以時日,陳氏祖居修復打造為陳紫故居有望成為現實。


           第一代“白毛女”的扮演者王昆為病中的陳紫梳頭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      ■相關

            北京文藝界公認

            “厚道、坦誠、愛聊”

            提起亦師亦友的“老叔”陳紫,今年已經72歲高齡的羅章才侃侃而談,將陳紫的有趣往事娓娓道來。

            在羅章才的印象中,陳紫一生博覽群書,博學多才,胸中藏著一座藝術寶庫,是一個學者型的藝術家。其歌劇創作碩果累累,無需贅述,其現實生活更是多姿多彩。

            陳紫走后第二年,羅章才在北京友誼賓館與中國詩詞泰斗喬老爺(喬羽)聚會時,喬老爺感慨地說:“陳紫厚道、善良、坦誠,和他相處無須設防!”

            喬老爺還告訴羅章才:“陳紫非常樂觀,愛聊天,在北京文藝界是出了名的,老藝術家們給他編了個簡歷,姓名:陳紫;別名:巴里了斯;國籍:聊國;職務:嘴力勞動;專業:廢話家;特長:知名人士、天文地理、把你聊死;社會職務:廢話協會主席!


          與惠州西湖僅一路之隔的金帶街,走出了在中國音樂界舉足輕重的歌劇泰斗陳紫。

            羅章才深有同感:“有一次我早上去拜訪他,從早上開始聊天至晚飯后,我提出要回市區(當時陳紫住在東架松算是市郊,晚了沒公交車),他硬留我住在他家繼續聊。夜深了,我累得要命,在打瞌睡,他還逗著我聊。他兒子桐桐看見了笑著對我說‘可把你聊倒了吧!’”

            事實上,羅章才在北京時經常去看望陳紫,他們見面先用普通話交談惠州鄉情,約半個小時后就用標準的惠城方言進行交談。

            在羅章才看來,陳紫滿肚子的“古今中外”,精通文藝詩劇、書畫攝影,從不擺大藝術家的架子,無所不談。與這位“老叔”聊天,不只是聽他“神聊”,其實能從中學到不少知識。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陳氏祖居。

            采寫:南方日報記者 糜朝霞

            攝影:南方日報記者 王昌輝(除署名外)

            統籌:劉光明寶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編輯:海晏
          上一篇:
          一女挑战三黑人巨大被惨叫
          <sub id="fxllt"></sub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fxllt">

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fxllt"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fxllt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xllt"></address>